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网络热点

喜了的小说 女文工团最后的下落全 征服非常上女司

2017-06-06 10:20编辑:佐格网人气:


伍元冬真的想不通季风为何要这么做,但当他回到太弯岛之后,一切就都变了,他不知道季风跟会长说了些什么,当伍元冬刚回到三莲会之后,就被会长软禁了起来,整整三个月,他都没有再见到会长和季风一面。



三个月的期限是季风去申江取军火的时候,伍元冬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将自己心中知道的这一切转达给会长,安排对他看管的人都是季风的亲信,伍元冬彻底的绝望了,他不知道自己如何做才能拯救会长和大小姐。


然而老天爷似乎是在跟他们开玩笑,季风在申江根本没有拿到军火,甚至还险些在申江丧命。


原本应该是他得到的军火被人吞了。


季风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中间人出卖了他,还是军火商耍了他。


一切都没能够如愿以偿,季风的一切计划都胎死腹中,他没能取缔会长在三莲会的地位,也没能如愿以偿得到大小姐的倾心。


季风将这一切的愤怒都发泄在了伍元冬的身上,他把这个曾经一心对他的兄弟当作了出气筒。


在季风的怂恿下,会长决定公开处罚伍元冬,而且是三莲会的极刑,死。


但大小姐心善,在处罚日的前一天想办法放走了伍元冬。


这才有了伍元冬来到济北深藏实力给佐媚烟做司机的事情。


之后,伍元冬唯一有联系的就只有他在三莲会最信任的一个兄弟,他也是在那个兄弟口中得知会长和季风到处寻找他的下落。


原本伍元冬以为他这辈子都会这么度过,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季风会威胁到会长和大小姐。


庆幸的是季风一直都找不到那个军火商的中间人。


伍元冬一直都在奢望事情可以就此结束,时间会打磨掉季风的野心。


然而就在几天前,他却接到三莲会里唯一可以信任的兄弟通知,说当年的那个中间人在藏身三年之后,再次出现在了申江,而季风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马上安排了人去追查。


看来季风完全没有想过要放弃当年的野心,伍元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才决定了不辞而别,来把当年的孽缘解决。


他绝对不准许季风的人找到那个中间人,如果他找到那个中间人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他除掉,彻底断了季风的野心。


至于伍元冬为什么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,并不是因为

伍元冬真的想不通季风为何要这么做,但当他回到太弯岛之后,一切就都变了,他不知道季风跟会长说了些什么,当伍元冬刚回到三莲会之后,就被会长软禁了起来,整整三个月,他都没有再见到会长和季风一面。



三个月的期限是季风去申江取军火的时候,伍元冬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将自己心中知道的这一切转达给会长,安排对他看管的人都是季风的亲信,伍元冬彻底的绝望了,他不知道自己如何做才能拯救会长和大小姐。


然而老天爷似乎是在跟他们开玩笑,季风在申江根本没有拿到军火,甚至还险些在申江丧命。


原本应该是他得到的军火被人吞了。


季风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中间人出卖了他,还是军火商耍了他。


一切都没能够如愿以偿,季风的一切计划都胎死腹中,他没能取缔会长在三莲会的地位,也没能如愿以偿得到大小姐的倾心。


季风将这一切的愤怒都发泄在了伍元冬的身上,他把这个曾经一心对他的兄弟当作了出气筒。


在季风的怂恿下,会长决定公开处罚伍元冬,而且是三莲会的极刑,死。


但大小姐心善,在处罚日的前一天想办法放走了伍元冬。


这才有了伍元冬来到济北深藏实力给佐媚烟做司机的事情。


之后,伍元冬唯一有联系的就只有他在三莲会最信任的一个兄弟,他也是在那个兄弟口中得知会长和季风到处寻找他的下落。


原本伍元冬以为他这辈子都会这么度过,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季风会威胁到会长和大小姐。


庆幸的是季风一直都找不到那个军火商的中间人。


伍元冬一直都在奢望事情可以就此结束,时间会打磨掉季风的野心。


然而就在几天前,他却接到三莲会里唯一可以信任的兄弟通知,说当年的那个中间人在藏身三年之后,再次出现在了申江,而季风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马上安排了人去追查。


看来季风完全没有想过要放弃当年的野心,伍元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才决定了不辞而别,来把当年的孽缘解决。


他绝对不准许季风的人找到那个中间人,如果他找到那个中间人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他除掉,彻底断了季风的野心。


至于伍元冬为什么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,并不是因为

他不相信徐云,而是因为他不希望把这个麻烦带给大家。



三莲会不是好惹的,伍元冬是三莲会出身,他自然很清楚。


酒吧里人声鼎沸,但伍元冬却一直都没能搜寻到季风手下得力干将秦一天的身影,三天前他找到秦一天,就是在这条酒吧街上,秦一天喜欢喝酒泡吧,这是伍元冬唯一的线索,所以他只能去酒吧街上的每一家酒吧寻找。


就在伍元冬准备起身去另外一家酒吧看看的时候,一个手掌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
伍元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糟糕!条件反射性,他直接转身轰出一拳,拳头却被对方紧紧握在了掌心里。


徐云!当伍元冬看清楚面前来人的面孔之后,直接就傻眼了怎么是你?徐云把伍元冬的拳头松开,坐在了他身旁的位置上冬哥,你还真是不把我当兄弟。


都知道我现在在申江了,来这里喝酒,也不喊我一声?怕我请不起?还是想帮我省钱?伍元冬脸色带着几分亏欠老弟,我现在有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,等一切结束之后再跟你解释。


有时间的话,我一定好好请你喝一杯。


如果我告诉你,警方已经开始排查整条酒吧街了。


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?徐云挑了挑眉毛道。


伍元冬脸色一变,没有作声,昨天才好不容易摆脱了警方的监控,没想到今天又要被找上门来。


或许警方来酒吧街不仅仅是要找你,还要找一个远道而来的太弯客吧?徐云淡淡道冬哥,我把你当兄弟,所以我去兴安岭冰雪森林那么危险的地方才会想到让你来帮忙,甚至是要搭上你的性命,也会告诉你我需要你的帮助。


可你却没有同样对我,是不把我当兄弟,还是说,我徐云不配。


伍元冬不知道警方什么时候会来找到自己,也不知道如何跟徐云解释徐云,我发誓我把你当兄弟。


但有些事情是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的,等有机会我一定会跟你解释。


现在我要走了。


有你这么当兄弟的?徐云冷冷道如果你现在要走,那就是不准备把我当兄弟。


你为什么会怕警察,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?如果你不跟我解释清楚就要走的话,你最好相信,我会帮警察抓你。


伍元冬的眉头紧锁徐老弟,相信我,就相信我这一次。


冬哥,那你要给我相信

你的理由。



徐云说完便直接起身如果你不想被警方盯上,那就跟着我。


我可以直接告诉你,今天你消失在警察的监控中之后,他们就可以直接把你列入到能够直接逮捕的名单中。


而且看在警方出这么大力的份儿上,他们或许也得到了可以直接击毙你的命令。


说完这些话,徐云就直接向这酒吧深处的一个暗门走去,伍元冬的思想极为挣扎,但最终他还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,起身迅速跟上徐云的步伐。


跟徐云在一起总比跟警察在一起要舒服一些。


跟徐云解释,总要比跟警察解释简单的多。


两人很快离开酒吧,徐云迅速开车带伍元冬远离了酒吧街,来到一个僻静的公园门口。


徐云没有熄火,停车之后便开口了冬哥,跟我解释解释,你到底是如何沦为一个身背重案嫌疑人身份的。


虽然我把你当作朋友,当作兄弟,但我也有我的原则。


如果你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我是不会包庇你的。


但作为兄弟,我会帮你带罪立功。


伍元冬无奈的摇了摇头,真不知道如何跟徐云解释。


冬哥,我想听真话。


徐云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找你的理由。


徐云为何能用一天的时间找到伍元冬,完全是因为下午的时候,他看到的那些照片。


照片上都有时间,当伍元冬第一次以路人的身影出现在那个犯罪嫌疑人照片上的时候,是在酒吧街。


然后之前又有很多那个犯罪嫌疑人单独出现在酒吧街的身影。


所以徐云以此判断对方是个喜欢爱喝酒的人,而这个特点伍元冬也知道,不然伍元冬也不会第一次找到那人的时候是在酒吧街。


酒吧街马上成为了徐云的目标,夜色刚降临之后,徐云就守在了酒吧街,所以他才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伍元冬。


徐云给了伍元冬五分钟的时间考虑,伍元冬也终于对徐云说出了三年前的事情。


虽然整件事情跟伍元冬都没有直接性的关系,伍元冬也是完全无奈的一个人,但他还是显得很自责,他在怪罪自己没能阻止季风。


伍元冬深深的自责,如果当时他能阻止和说服季风的话,会长和大小姐也就不会陷入如今的陷阱,当日在申江珠宝行的那十二条人命也就不会无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

听完整个事情之后,

决。



我没有见过中间人的相貌,这是目前最大的困难。

徐云没有任何的怀疑,因为他说了,他想听真话,伍元冬既然敢在十天之前跟他去兴安岭的冰雪森林,那就说明他绝对不会欺骗他。



冬哥,这件事情根本不怪你。


徐云道是谁的错你很清楚,但你还一直顾念旧情。


如今是,但今天我不会在顾念旧情了。


(来源:福利族)
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石榴阅读答案莫怀戚 如何搞定自己的亲姐姐 海南扒衣少女完整视频

石榴阅读答案莫怀戚 如何搞定自己的亲姐姐 海南扒衣少女完整视频



返回首页